Zuora创始人:成功三分靠自身,七分靠环境

   20世纪70年代,左轩霆的父母从台湾移民到美国,而且很快就在布鲁克林安顿了下来。在左轩霆的记忆中,当时的布鲁克林还不是如今的潮人天堂,聚居在此的主要是移民和一些黑帮(小时候他被抢过两次)。但他还是考上了康内尔大学,还拿到了电气工程学士学位。在学校里,左轩霆发现自己对应用软件开发很感兴趣。随后,他在甲骨文公司工作了六年。

   为了到斯坦福大学念MBA,左轩霆离开了甲骨文。后来,他在客户关系管理解决方案供应商Salesforce.com工作了九年,成为这家公司的首席营销官兼首席策略官。2007年,左轩霆组建了自己的企业软件公司。今天,他的计费和支付系统公司Zuora有350多名员工,业务内容是帮助Boz、Zendesk、Dollar Shave Club和Docusign等公司管理它们的订阅式服务。Salesforce.com首席执行官马克•贝尼奥夫自然是Zuora的天使投资人。

   46岁的左轩霆接受了《财富》(Fortune)杂志的采访。

   1. 在科技界你最欣赏的人是谁?为什么?

   我欣赏的不是某一个人。我会试着从每个人那里汲取灵感。对我有影响的一个人是马克•贝尼奥夫。我和他共事了九年。现在我对策略和营销的了解有很多都是拜他所赐。能在他构建Salesforce.com的过程中跟他一起工作是一次很棒的经历,也让我学到了相当多的东西。马克是个大好人。许多企业创始人都不是那么友善,但马克很慷慨,心胸也非常宽广。

   2. 哪个科技领域最让你激动?

   如果现在让我去组建公司,那一定会是一家纯粹的移动应用开发商。我观察过我的孩子们和科技的互动。我女儿今年4岁,使用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的能力远远超过电脑。未来属于这些产品。我们这些大人很难想象如果这些东西没了键盘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但这恰恰是创新的方向,也是今后五年科技的发展方向。

   3. 如果有人希望像你一样干一番事业,你对他们有什么建议?

   人们都觉得成功和创新来自于灵机一动。就像牛顿坐在苹果树下。苹果砸在头上就立即掌握了所有的物理定律。或者在家里坐着的时候想到了Dropbox这样的云存储业务,接下来就发现它价值10亿美元。他们寻找的似乎就是这样的灵光闪现,但实际情况不是这样。我们都会跟朋友见面,比如一起吃顿饭,席间大家会讨论这样或那样的主意,都盼望着吃完这顿饭之后马上就能建立起另一个Dropbox。但实际情况确实不是这样。你必须去寻找和追踪某个想法,必须让它成为现实。这需要很长时间。你得为了某个目标而艰苦跋涉,深入钻研,让自己沉浸其中并进行学习。你得设法完成这样的跨越,然后才能实现突破。

   我最重要的建议就是找一个环境,能让自己沉浸在这样的目标之中,把它变为现实。我们想到Salesforce的原因是我们都从事企业软件工作,而且我们都因为互联网时代软件的局限性而苦苦挣扎。随后,我们用了十年时间才弄明白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在Zuora,我们也想这样做,想把我们的商业模式建立在订阅式经济的基础上。实际上,我相信成功只有30%来自人本身,另外70%则来自人所处的环境。但人们并不这样想——大多数人都认为成功完全来源于自身。因此,要选择环境,选择公司,选择同事,选择邻里街坊,选择自己所在的区域。因为在那里,你才有机会让自己沉下来,把高明的想法变成现实。

   4. 你收到过的最佳建议是什么?

   记得在2007年,我在一些想法之间游移不定,这时我去拜访了几位导师。那时我并不像别人那样,怀揣着“总有一天我会当上CEO”的想法。但当时我所想到的东西需要我辞职,成为一名CEO。因此,我问这些导师:“你觉得我准备好了吗?”一位高明的导师说:“你绝对准备好了。”让导师的建议把自己推出温室是最好的办法。

   5. 接下来你想进行什么样的大项目?

   我们让其他公司非常轻松地在订阅式经济中做自己想做的事。我们让它们很轻松地定价和做生意。接下来我想做的是给它们更多的情报。我们(的订阅平台)已经运行了六年,我们的系统中记录了很多交易信息,但一直没有加以利用。我们处在一个大数据和分析起决定作用的时代。我们掌握着所有的数据,把这些数据提供给客户,他们就能自行加以分析。但我觉得我们能做的比这好得多,我们可以告诉客户:“嘿,根据我们的分析,这样的定价方案更适合你们。”或者,“嘿,根据我们的分析,我们认为这些客户有消费升级潜力,他们能让你的收入提高10%。”我想在这方面我们的工作成果会好得多,而且我们的客户也会发现这确实有价值。

   6. 你们公司现在面临着什么样的挑战?

   公司的发展有不同的阶段。现在我们有大约350人。我要说,收入第一次达到1000万美元以及员工人数第一次达到150人左右是公司的摸索阶段。产品的市场在哪里?你的价值主张是什么?怎样定价?怎么销售产品?如何才能让顾客使用它?我们的下一个重大里程碑是收入达到1亿美元。在这样的体量和规模之下,公司才会真正进入和人有关的阶段。怎样让别人进入你的公司?那些认为自己能在你的公司里获得最充分成长和发展的高端人才在哪里?你如何让他们同心协力?怎样让他们更独立地工作?

   我们的公司处在这样一个阶段:我们有一名CEO,但有350名ZEO。我们喜欢在所有的东西前面都加一个“z”。但你怎么才能让这350名ZEO都觉得充满动力,同时引导他们朝着同一个方向迈进呢?这是在当前规模下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我们希望自己能保持每12-18个月规模翻番的速度。我们想在短期内拥有1000名员工。但我们要建立怎样的机制才能让所有人都携手努力,以免功亏一篑呢?这就是目前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

   7. 如果你的职业生涯中有件事可以重头来过,它会是什么?

   现在我总是往国外跑,而且我总觉得在国外工作一、两年挺好。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有几次出国工作的机会,但我都放弃了。原因有很多,通常都和个人有关。但我觉得,现在的世界已经小了很多,科技传播的速度也快了很多,一个人必须具有国际化的眼界。我刚刚从亚洲出差回来。在那里,人们对手机和移动应用的使用实际上已经超过了美国,甚至超过了硅谷泡沫时期的美国。因此,我想鼓励现在的人们到国外去。试着在不同的地方工作,因为我觉得今后人们看世界的角度不应该再以美国为中心。

   8. 你在学校学到的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

   我要说两点。我学的专业是电气工程,说不上喜欢,这也是今天我没有成为电气工程师的原因。我记得在大二和大三,我在修专业课的同时还得去上筛选课程。我从中学到的是,如果专心致志,就能做成任何事情。这一课真的很重要。这会让你变得不那么容易气馁。我觉得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会习惯于待在让自己舒服的环境里,这会让我们失去接纳新事物的能力。

   现在我有了一个四岁的女儿,她让我看到了截然相反的情况,什么东西她都会去探索。我觉得自己能学会任何东西的观念真的很重要。第二点是,进入商学院后会学到会计等课程。这些课程都很好,但我在经营方面的重要经验是,最终发挥作用的还是人。真正重要的是组织行为课程。斯坦福大学(Stanford)有一门课叫“Touchy-Feely”,内容就是人际关系。学生们学的是自己如何影响别人以及别人怎么看待自己。这门课很棒,因为最终起作用的还是人,是人际关系。

   9. 你在有生之年希望实现的个人目标或职业目标是什么?

   我想改变软件行业。我觉得在Salesforce我们做到了这一点,但我还想再来一次。我想让这个行业变得更好,我希望自己创造出的东西能成为企业软件行业的学习对象。10. 你怎样保持平衡的生活?

   10. 你怎样保持平衡的生活?

   实际上,个人生活中的我和工作时的我大相径庭。在工作中,我的方向非常明确,非常集中于自己的目标。不把注意力放在工作上时,我更愿意顺其自然,随遇而安。最近我一直陪着我女儿,而且过的很快乐。我的做法是无为而治,不设置条条框框或者目标,就是跟她待在一起。她想做什么,我们就一起去做。

 

返回:首页www.yanhe.sh.cn  创业扶植  最新扶植案例
收缩
  • 电话咨询

  • 021-5354 0119
  • 021-5354 0075